中國二胡學會二胡師資培訓
中國二胡在線網站征稿

劉文金——無伴奏二胡套曲《如來夢》追求“真、善、美”

發布時間:2014-1-21 13:53| 發布者: sunny| 查看:3425

摘要:《中國民樂》:現在有一種潮流,一些作曲家開始關注哲學方面的題材,創作這方面的作品,您是怎樣想到創作這樣一個題材的系列二胡套曲?劉文金:我大約從20世紀90年代初就開始關注佛教故事方面的創作了,寫過一系列與 ...

 

《中國民樂》:現在有一種潮流,一些作曲家開始關注哲學方面的題材,創作這方面的作品,您是怎樣想到創作這樣一個題材的系列二胡套曲?

劉文金:我大約從20世紀90年代初就開始關注佛教故事方面的創作了,寫過一系列與佛教有關的音樂作品。例如:合唱套曲《法眼宗》(《人眼天目》終曲);合唱與樂隊組曲《月音》;合唱套曲《紫金寶衣—大光明藏》;男高音與合唱《晚紅》;大型交響合唱套曲《五天銀燭輝》等。

今天所說的這部無伴奏二胡套曲《如來夢》八首(又名《種子燈焰》),是我2000年至2002年完成的。當時由二胡演奏家宋飛與鄧建棟先后錄制了CD光盤在臺灣出版發行。

大家都知道,佛教哲學理論是我國古老傳統文化中的重要組成部分,在城市和鄉村乃至整個華人世界的影響深遠且相當廣泛。中國作曲家介入佛教音樂的創作,當是一件十分自然的事。(相比之下,早在幾百年前,歐洲作曲家已經介入了宗教音樂的創作,形成了嚴肅而輝煌的教堂音樂。西方音樂史也記載著許多音樂大師有關宗教的經典作品。)

臺灣有一個“普音”文化公司,開創者愚溪先生是一位著名的文學家、詩人和哲學家,寫過大量有關佛教的小說、詩歌和理論文章。從1992年就開始同中央民族樂團合作并簽約錄制有關佛教故事方面的音樂作品。上述許多佛教音樂就是受“普音”文化公司委約而創作的。

《中國民樂》:請您談一下創作過程。

劉文金:愚溪先生到北京時,曾帶來他的一部文學作品《袍修羅蘭》(瓔珞姑娘的故事),這是一部結構宏大、故事離奇的小說。書中有許多人物和關于他(她)們的傳說,這些人物都有著不同的天然屬性與個性,代表著宇宙間和大千世界里物質和精神的交融。地(醉客伏泥),水(水玉姑娘),火(彩衣姑娘),風(巡山少年),空(天宇少年),見(瓔珞姑娘),識(夸克),如來藏(袍修羅蘭)等八種類型物質和精神的代表性角色。

是這些不同性格的角色,給了我海闊天空的想象力,將唯物論與唯心論的哲學理念也自然交融起來,形成了多元化且豐富多彩的藝術思維方式。這八首樂曲的“動機”、“節奏”和“板式”、“結構”有著相當大的區別;定弦也選擇了三種類型(四首普通定弦、兩首低大三度定弦和兩首八度定弦)。在音樂欣賞過程中,給聽眾也能夠帶來不同音色與地域風格差異的想象力。

試舉其中的三首作品為例:

第一首《地》(醉客伏泥)。醉客伏泥代表著渾濁、厚重的大地。伏泥即地藏也,覆蓋著無窮的寶藏和智慧。凝重而厚實的大地則是萬物生長之母。此曲由凝重的引子,緩慢且自由的散板、柔板、散板,強勁的快板中部和若有所思的散板因素再現(即尾聲)所構成的不規則的復三部曲式。二胡定弦較低,音色渾厚蒼勁,悠長的散板旋律中隱藏著些許古琴韻味;風格傾向于中國西北部黃土高原傳統的調式色彩。

第三首《火》(彩衣姑娘)。在終年黑暗籠罩的睡蓮幽谷,彩衣姑娘召喚著百鳥銜火,為沉睡了千年的醉客伏泥點燃光明,戀戀守護。絢麗的七彩光譜,讓塵封萬年的幽谷睡蓮重新綻放出圣潔的光輝。火,大自然的恩賜,給生命以能源和動力;可給生命以光亮、溫暖和熱情;也可能給人以煩躁不安乃至深重的災難。從習習火苗到熊熊烈火,乃至燃燒著的太陽,形態萬種,不一而舉。高僧曰:有了向善的力量,可導致光明的至高境界。在作者想象中,那神秘的睡蓮幽谷和美麗的彩衣姑娘伴隨著古老的佛教文化,似乎均源自遙遠的西南方。于是,在這首作品的風格中便自然融入了些許印度和西域的音樂色彩。力圖描繪屬于東方的真、善、美。二胡用普通定弦。

第七首《識》(夸克)。絕頂聰明的夸克具有超凡的科技能力,熱衷于數字游戲。觀察、計量、思索、判斷,對客觀世界探索的欲望永無止境。企圖尋找宇宙中“靈能之密泉”。識,是認識和知識,因識別而能區分事物的所謂大小、多少、高低、長短以及美丑……等不同的(也是無限的)形態和屬性。“見”的深層次展開方為“識”。大千世界,情趣萬端,是純然欣賞?或是毅然攀緣!那是人們自家的事。為了表達某種難以規范的屬性,全曲始終采用散板節拍,其結構為較自由的三部曲式。二胡定弦為八度音程。

這部二胡套曲,從讀書、到寺院觀察體驗、反復醞釀、起草動筆、視奏修飾等過程,斷斷續續用了三個春秋的光陰。

《中國民樂》:套曲八首的內在聯系是什么?

劉文金:八首樂曲之間的風格韻律差異較大,由動機所展開的結構也多種多樣,多元化的創作思維給了作曲家自由翱翔的廣闊天地。但是,我們所追求的目標則是屬于東方的“真、善、美”!而且始終如一,孜孜以求。這大概就是八首樂曲的“內在聯系”。

《中國民樂》:哲學概念很抽象,您是怎樣運用音樂的語匯來表現晦澀難懂的哲學問題?

劉文金:因為這部文學著作已經將佛學的哲理概念藝術化了,變成大千世界里生動的人物形象。在這些人物的身上佛學所主張的道德、品行、理想和追求,特別是“神、人”合一的胸襟中所內涵的“真、善、美”,表現得很充分,這就給作曲家的音樂語言和創作思維提供了極為豐富的參照。

例如,第二首《水》(水玉姑娘)。姑娘身著一襲飄逸的白袍,在如銀龍飛騰的千尺瀑布下,跳著絕妙的水仙操。婀娜柔美的舞姿與水和諧交融,渾然一體…… 水,時而涓涓溪流,平湖秋月;時而冰天雪地,云霧彌漫;時而洶涌澎湃,波浪滔天。萬千風貌,變化莫測。高僧曰:上善若水,無物不包,無塵不滌。有了智慧的力量導引向善,方可千江有水,千江月明。

作品由如下幾個段落構成:流暢而從容的風格性小快板及其變奏展開;似悄然流淌又變化莫測的“自由十二音”及其若干變體。其藝術風格特征的構成具有強烈的對比與反差。即魯、豫、皖一帶柔美而輕快的民間音樂色彩同“自由十二音”游移性風格的鮮明并置。

例如,第五首《空》(天宇少年)。天宇少年懷抱著一臺神奇的名為“空中”的古琴,四處尋找喜悅的精靈。據說這臺古琴可隨天宇少年心靈的意想,自然奏鳴,發出意念中美妙的樂音。空靈,是佛門弟子所求索的一種很高層次的覺醒;“空”的概念也是一種包容和載體。萬物依空而立,賴空而存。它透露著一切生命的真相—生存、喜悅、磨難和歸宿。

作品由徐緩的引子,緩慢而寧靜的散板,果斷有力的行板和小快板,散板的再現和尾聲構成。此曲所用二胡定弦較低,音域較寬。局部旋律含有古琴風韻,主題帶有些許江南民間音樂色彩。

例如,第八首《如來藏》(袍修羅蘭)。袍修羅蘭代表著生命的頂峰境地,即佛家尊崇的如來藏(真理)。高僧認為,真理不能離開美而獨立存在。袍修羅蘭從天上來到人間,在尋找“真理”的過程中卻讓“美”擦肩而過。直到瓔珞姑娘的再度出現,他才恍然大悟“真理與美同在”的真諦。此曲由“天上飄來的”引子,莊重而慈祥的慢板主題及其展開和再現,明快的小回旋曲構成的中部,慢板主題的簡約再現以及尾聲等結構而成。為非常規性的復三部曲式。作品的主要材料來源于江南絲竹、評彈及其它民間音樂。

《中國民樂》:無伴奏演出對演奏者技術功力的要求非常高,您的這部作品對演奏者有什么樣的要求?

劉文金:是的,無伴奏對二胡演奏者的技術功力和藝術素養要求非常高。由于題材所需,還要求演奏者具有較好的文學修養和哲學基礎,對佛教常識也有興趣。總之,知識面越寬厚越好。我以為,演奏家對作品理解后的二度創作以及創新能力非常重要。

中國二胡在線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 www.thooed.tw,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音樂和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投訴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1008012-4號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