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二胡學會二胡師資培訓
中國二胡在線網站征稿

胡志平:中國民族音樂要走自己的路

發布時間:2014-1-21 13:55| 發布者: sunny| 查看:1993

摘要:“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的發展雖然已經有半個多世紀的探索實踐,但畢竟還處于起步階段,真正形成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的鮮明特色,是要通過作曲家的具體創作和具體作品體現的,要積累一批經典性的民族管弦樂作品,也不會是一 ...

“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的發展雖然已經有半個多世紀的探索實踐,但畢竟還處于起步階段,真正形成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的鮮明特色,是要通過作曲家的具體創作和具體作品體現的,要積累一批經典性的民族管弦樂作品,也不會是一蹴而就的,可能還需要幾代人的努力。但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的前景必定是光輝燦爛的,對這一點我們應該充滿信心。”                               ——胡志平

《中國民樂》:您曾經提出“新型民族管弦樂隊是中國上下八千年來樂器及其演奏形式的實踐發展到二十世紀的必然選擇,也是中國大型民族管弦樂隊的最佳選擇”,能具體談談這個話題嗎?

胡志平:新型民族管弦樂隊是在中國傳統樂器組合的基礎上以西方古典音樂交響樂隊的組合原則和音響觀念為準繩建立起來的,是“二十世紀中國傳統音樂與西方交響音樂交融的產物”。客觀地講,二十世紀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的發展與中國傳統音樂資源有著不可分割的內在聯系,這一點是不容質疑的。

中國音樂幾千年的發展和探索實踐,無論是豐富多樣的樂器品種,還是多種多樣的樂隊組合形式、無以計數的優秀作品文獻等,都為新型民族管弦樂隊奠定了堅實的基礎。首先,我們從中國傳統“管弦”樂器組合來看,絲竹(或稱“管弦”)作為一種演出形式,早在《晉書?樂志》中就有“絲竹更相和”、“凡此諸曲,始皆徒歌,既而被之管弦”的記述。自魏晉以來的諸多文獻中,都有關于絲竹樂隊組合形式和絲竹樂的一些記載,可見絲竹樂,也即中國的管弦樂器組合演奏形式歷史相當久遠。在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產生以前,中國傳統管弦樂隊已經有了長期的,多樣化的實踐,并已形成了多種樂隊組合形式,豐富的作品,相適應的技法表現體系和樂種風格,成為新型民族管弦樂隊探索實踐的寶貴的傳統音樂資源。其次,中國的樂器不僅歷史悠久,且種類繁多,個性鮮明,無論是管樂器、弦樂器,還是擊樂器,在演奏技法的表現上,尤其是單個音、音與音之間的音色技法和作韻技法的表現達到了極其精妙的境界,在藝術意境創造和表現上自稱體系,獨具一格,這也是新型民族管弦樂隊在樂器組合、創作、表現上可供選擇運用的寶貴資源。

實際上,以吹、拉、彈、打基本演奏特征進行分類的方法含蓋了中國無以計數的采用各種材料制成的樂器,每類樂器中都有一些高度發展,技術表現極為成熟的樂器品種,從吹、拉、彈、打四類樂器中精選出的樂器組建成新型民族管弦樂隊,并在此基礎上進一步完善聲部內高、中、低樂器建制是中國上下八千年來樂器及其演奏形式的實踐發展到二十世紀的必然選擇,也是中國大型民族管弦樂隊的最佳選擇。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的建設體現了時代發展的需要。

《中國民樂》:中國民族管弦樂隊的發展歷程,似乎一直伴隨著或多或少的困惑和質疑。您如何看待這種來自業內人士的不理解?目前民族管弦樂隊發展中的最大問題是什么?

胡志平:我曾經說過:作曲家、指揮家、演奏家的知識結構、藝術素養由于缺失對中國傳統樂器的樂器特性、演奏法、藝術意境創造手法的了解和精通,導致目前的新型民族管弦樂隊本應具有的特性、魅力缺失。

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產生及半個世紀以來的發展,其樂隊的整體音響觀念是以西方古典交響樂隊的音響觀念為準繩的,二十世紀80年代中期以前民族樂隊作品主要是借鑒、運用西方古典作曲技法來創作的。在樂器的選擇和改良上以十二平均律為音準尺度,加鍵嗩吶的產生雖然在民族樂隊的樂器改良上增添了一個品種,多了一個選擇,是有益的,但深層反映出的觀念是對樂隊音響特征和律制文化屬性的西方化追求。為了追求西方古典交響樂隊的音響感不惜舍棄和犧牲民族樂器豐富的演奏法和個性特點,使民族樂隊中的樂器只剩下了樂器的基本音色和基本演奏手法,使民族樂器原有的獨特音響、技法表現,大型民族管弦樂隊本應具有的特性魅力黯然失色,這可能是問題的根本所在。

雖然80年代中期以后,一批杰出的作曲家以現代音樂的音響觀念和作曲技法在民族器樂領域進行探索,對困境中的民族樂隊創作注入了新思想、新觀念、新鮮血液和活力,出現了一批重奏、獨奏、幾件樂器的組合和大型民族樂隊作品,其中也有音響獨特、意味深長、非常優秀的樂隊作品。但不少作品還停留在對新音響的發掘,新的音響色彩的表層象征性意義表現上,有技法音響的堆砌感,或探索的技法僅作為一種音響追求,缺乏的是技法及其音響特征作為載體所體現出的深層內涵意味。

 

《中國民樂》:中國民族管弦樂隊和中國民族樂器的獨特性,對當代作曲家、指揮家、演奏家提出了怎樣的必備的特殊要求?

胡志平:中國的民族樂器,每種樂器都有其獨特的語言特點,其語言特點是與其獨特的技法表現聯系在一起的。在中國古典名曲和豐富的民間器樂曲目文獻中,通過分析會發現,雖然中國傳統音樂有著自己系統的犯調理論和大量的移宮犯調實踐,總體看來傳統音樂作品調性的變化并不復雜,但單個音和音與音之間的音響特征變化卻極為復雜,并承載有深刻的內涵意味。每種樂器獨特的語言特點,不同的語法要求作曲家熟悉樂器特性,精通演奏技法,因為演奏技法所產生的豐富的音色、音高變化是其旋律創作和內涵表現的材料要素。這就是為什么中國傳統器樂的經典名曲均由精通樂器特性的演奏家所作,或由集哲學、文學、表演美學、樂律學、制曲、演奏于一身的文人所作。

對一件樂器的特性、技法表現的掌握尚且不容易,要熟悉和掌握民族管弦樂隊中吹、拉、彈、打多種樂器的不同特性,聲韻音響特征,對作曲家、指揮家的知識結構、專業素養,尤其是中國傳統音樂文化的素養提出的是何等高的要求。一般來說,專業作曲家、民族樂隊的指揮家,至少應該掌握和精通一件民族樂器,并能夠廣泛熟悉其它各類民族樂器,這應該是作曲家創作民族管弦樂隊作品,指揮家架馭、訓練樂隊必需的基礎素質之一。但實際上能掌握和精通一件民族樂器的專業作曲家、指揮家可以說是鳳毛麟角。

目前的現狀是熟悉樂器特性的演奏家不具備專業作曲家和指揮家所應具備的專業素養和作曲技術功力,專業作曲家和指揮家不精通民族樂器的特性和聲韻表現技法。面對這樣一個各聲部樂器技法表現豐富,音韻風格突出,個性極為鮮明的大型樂隊組合形式,作曲家、指揮家、演奏家似乎都有束手無策之感,或者說架馭這樣的樂隊,作曲家、指揮家、演奏家的知識結構、藝術功力、鑒賞力似乎都顯得不足了。因而人們開始用疑問的目光審視民族管弦樂隊的模式問題了。

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的表現力,實際具備的可能性應該遠遠大于各種民間樂隊,無論是從其音響層面的深度還是廣度都應如此,它不僅能夠表現各種不同風格的中國傳統音樂作品,表現當代作曲家創作的不同技法特點的作品,也能夠表現采用西方古典音樂作曲技法創作的作品,或很好地表現采用新音樂技法創作的作品。新型民族管弦樂隊的音響結構應該具有更寬、更深的層次和包容度。

 

《中國民樂》:加強中國傳統音樂課程建設的呼聲已引起越來越多的共鳴和相關方面的重視。您作為專業音樂學院的副院長,還親自為民樂專業的本科生和研究生講授《民族器樂概論》和《演奏家與中國音樂作品文獻》兩門課。請您談談對教育問題的思考。

胡志平:我國的專業音樂教育是在西方專業音樂教育基礎上建立起來的,走的是西方專業音樂教育的路子,學習的是西方音樂的基礎知識和作曲技術理論,忽視了對中國傳統音樂資源的發掘運用,忽視了中國傳統音樂的許多特性因素,如律制音高感的文化屬性,音響特征的多色彩變化,縱向音高疊置樂律學思維以及樂器特性等對專業創作所能給予的啟示。尤其是中國音樂藝術意境創造、美學追求、樂學理論,優秀民間器樂文獻分析等系統化課程建設的缺失,導致民族樂器的演奏風格越來越單一。客觀地講,目前專業音樂院校開出的中國傳統音樂課程比過去多,但民歌、曲藝、戲曲、民族器樂越來越概念化、理論化,一些院校開出的中國傳統樂理、律學、中國音樂美學課程實際所講也是理論、概念,缺乏與鮮活的音樂實踐的關聯,很難激起學生對中國傳統音樂文化的熱情、興趣。

藝術貴在創新,人類文化藝術的發展史是一個不斷傳承與創新的歷史。隨著社會的發展,高等專業音樂教育在音樂藝術傳承與發展的進程中所發揮的功能作用愈來愈顯現,成為人類文化藝術傳承與發展的重要載體。當今音樂藝術的創新更多的是傳承性的創新,繼承性的創新,繼承、借鑒基礎上的綜合性創新,原始創新也一定是在人類科學文化成果基礎上的杰出創造。中國民族音樂的傳承與發展,要重視拔尖創新人才培養,要構建開放性的課程結構,營造鼓勵拔尖創新人才涌現的良好人文環境,在教育教學過程中,要重視創新性思維和創新能力的培養。構建開放性的課程結構尤其要重視加強中國傳統音樂文化課程建設,引導學生建立寬厚的知識結構,比如對于音高、節奏感的訓練,不僅要有西樂的基本樂理和視唱練耳課程,還要盡快建立中國傳統音樂音高感和節奏感的訓練體系。

 

《中國民樂》:學會將要舉辦的“華樂論壇”,將集中探討20世紀80年代以來民族管弦樂的創作實踐。您怎樣看待最近30余年來,專業作曲家對民族音樂的探索?

胡志平:對于中國民族管弦樂隊的發展而言,這是一個非常好的事情。30余年來,專業作曲家對中國民族音樂的發展做出了突出的貢獻。20世紀80年代中期以前,民族管弦樂隊的作品主要是借鑒西方古典音樂作曲技法來創作的,其中不乏一些優秀的作品。80年代中期以后,作曲家在探索新音響、新技法的同時,突然發現中國樂器特有的音響特征、技法表現所蘊涵的新思維和啟示,西方新音樂所追求的一些創新因素,比如“人們愈來愈多地在聽覺上感到有可能在創作上出現新的資源——即所謂在音響特征中的‘偏離’”。在中國傳統樂器中,比如古琴、琵琶、箏、笛、二胡等是其固有的,遠比西方管弦樂器來得自然的表現方式,民族器樂成為專業作曲家探索新思維、新音響、新技法的重要領域,作曲家開始重視對中國文化的學習,對中國傳統音樂資源的學習、運用和發掘,并運用新觀念、新思維、新寫法,對民族樂器的各種小型組合和大型組合進行創作實踐,出現了一批重奏、獨奏、幾件樂器的組合和大型民族樂隊作品,其中不乏音響獨特、意味深長、非常優秀的樂隊作品。總體上看,新的創作觀念和探索實踐,對困境中的新型民族管弦樂隊創作注入了新思想、新鮮血液和活力。

 

《中國民樂》:您作為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副會長,對學會未來的發展有何設想?

胡志平:學會已經走過了將近26年的輝煌歷程,這26年來,學會為中國民樂的傳承與發展、普及與提高做出了杰出的貢獻。在當今文化大發展大繁榮的形勢下,學會需要在總結以往經驗的基礎上,深入開展學術研究,推動創作、演奏實踐創新,發揮學會在學術上的引領作用。學會還要進一步發揮組織、協調、聯絡、服務的職能,加強與院校、院團的聯系,支持地方學會的工作,群策群力,為中國民樂的繁榮發展搭建更加廣闊的平臺。 

 

中國二胡在線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 www.thooed.tw,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音樂和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投訴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1008012-4號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