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二胡學會二胡師資培訓
中國二胡在線網站征稿

劉峪升:樂改提速迫在眉睫

發布時間:2014-1-21 13:56| 發布者: sunny| 查看:2053

摘要:《中國民樂》:自1960年進入中央民族樂團以來,您從事音樂工作已經50余年。在這半個多世紀的歷程中,伴隨著中國社會、經濟的巨大發展,民樂藝術也潮起潮落,作為一位一線的民樂人,您覺得民族音樂的生存環境發生了怎 ...
    《中國民樂》:自1960年進入中央民族樂團以來,您從事音樂工作已經50余年。在這半個多世紀的歷程中,伴隨著中國社會、經濟的巨大發展,民樂藝術也潮起潮落,作為一位一線的民樂人,您覺得民族音樂的生存環境發生了怎樣的變化?

      劉峪升:實事求是地講,目前中國民族管弦樂藝術呈現的是一幅令人振奮、倍受鼓舞的態勢。雖然這當中還存在這樣、那樣的遺憾或問題,但是回顧近50年來的發展歷程,從歷史的眼光來看,這種發展和進步,真的可以用翻天覆地來形容。
      回首上世紀五十年代末、六十年代初,我還是一名到處游看“星期音樂會”的少年。我清楚地記得,那時的中央廣播民族樂團、新影樂團、上海民族樂團、前衛民族樂團、中央歌舞團等,這些全國屈指可數的民族樂團,在規模上也無非就是二三十人而已。1960年,中央民族樂團成立時,加上指揮秦鵬章先生也就才23個人。而如今呢?全國遍地開花的中小學生民樂隊已都處在七八十人甚至上百人的規模之上。專業樂團普遍也是八九十人的規模。僅從今天的陣容或編制來講,的確是那個時代所無法比擬的。而且,演出形式和曲目,也有了同樣的變化。我記得那時所看的演出,基本上是兩三個獨奏,幾個如廣東音樂、吹歌、吹打、幾個人的小組合,加上一兩個獨唱,最后全體登臺演奏兩三首合奏,形成一臺各團通用的演出模式。按現今的眼光來看,那時一直是“小股部隊”活動在舞臺上。反觀現在,大、中、小編制,各種題材、體裁的民樂作品層出不窮,演奏水平也在令人驚嘆中大幅度不斷攀升,視聽感覺得以極大地拓展和豐富,作為一個從小從事民樂工作的人,目睹這時代帶來的巨變,怎能不讓人感到振奮并倍受鼓舞。


      《中國民樂》:“樂改、創作、編制”是中國民族管弦樂隊面臨的三大課題,也是制約樂隊發展水準的“老生常談”。在長期的樂隊實踐與管理中,您怎樣看待“樂改、創作、編制”這三方面的關系?哪方面是迫切需要解決的問題?

      劉峪升:在當前讓人振奮和樂觀的景象中,如果說有遺憾和需要我們反思的地方,我個人認為急迫的就是樂器改革。1962年,周總理接連兩次在觀看中央民族樂團的演出后向樂隊明確提出,民樂隊中使用西洋低音樂器的局面應當改觀,要改革中國自己的民族低音樂器。隨后,全國興起了樂器改革的一陣熱潮,革胡、大胡,馬頭琴、拉阮、根卡等五花八門的低音樂器紛紛出現,樂器廠家、院校、院團都參與進來了。但后因“文革”這一歷史特殊時期,這些改革都停滯了。然而,令人遺憾的是,一直到民樂發展形勢如此之好的今天,樂改問題依然遲遲沒有大的突破。而且,近些年來,西洋樂器編制性地列入民樂隊這個當年令周總理非常關注的問題,已然有了愈演愈烈之風。具體來講,除弦樂低音基本上依然用大提琴、貝司外,打擊樂聲部幾乎全部用了“洋打”,這就不能不令人感到憂慮和遺憾。
      我常年工作、生活在演奏員群體中,了解演奏員們的心理。哪一個民樂人不愿用本民族的樂器展示自己的才能呢?使用西洋樂器真的是他們的無奈之舉。這一點應當引起我們民樂人的冷靜思考。中國各民族的打擊樂器有幾百種,為什么就不能在改革的基礎上進入我們的樂隊編制中呢?樂改問題,從某種程度而言,已經成為制約民樂隊及其創作、發展的瓶頸問題。
      樂改問題,到底誰來解決,現在也是個矛盾和難題。樂器廠家?院團?輕工協會?文化主管?院校及科研機構?似乎都可以做這件事,又似乎都沒有責任和義務來做。現實中,演奏家們精力花在自身;廠家忙著銷售和市場;院校顧及各自的實際教學;科研機構沒有這方面的課題。怎樣統籌“演、產、研”三支缺一不可的力量,用有效的資金和人力聯合一起來推動樂改的進行,確實需要我們深入的思考,并作出堅實的行動才行。
      這里需要明確一點,我所指的是部分聲部中明顯有的個別現象,其它樂器的改革成果還是很令人欣喜的。
      關于編制問題。盡管目前樂隊陣容很大,但是只要我們追溯歷史行進的脈絡,就會發現目前現有的編制,基本上是在原來小樂隊的基礎上順勢而就、成倍的增加而已。樂隊樂器的配置、數額,是否是否合理?是否進行了科學的細化考量?這都是我們雖不急做,但要關注的。當樂隊的數量和規模達到一定高度之后,追求更加優化、合理的音響配置,應當成為我們面對、思考和研究的一個課題。當然,我們也應當對此保持足夠的耐心。歐洲文藝復興之后,西方交響樂隊用幾百年的時間形成了相對固定的編制和形態,我們的民族管弦樂隊的編制,也可能同樣需要經歷一個長期的摸索,在數字化的今天,雖然不會再需要幾百年的時間,但從我們這代人開始做科研,應該是需要做的。


      《中國民樂》:您對目前的創作環境和演出氛圍感到滿意嗎?怎樣鼓勵作曲家寫出更多更好的作品?

      劉峪升:近十幾年來,民樂創作景象、勢頭非常好。尤其是一大批頗具才華的中青年作曲家涌現,為民樂推出了一批多而好的優秀作品。他們的特點是創作起點很高、有新意,推動了民樂隊的發展和繁榮。我個人認為,作曲家是音樂隊伍中的一支極其重要的“生產力”。因為它能起到音樂發展的促進和引導作用。但是,恕我直言,這些年里,我接觸過一些民樂作品,但我聽后總感覺有所遺憾并為作曲家的辛勞而惋惜。雖然總是說音樂無國界,但我個人認為作曲家應該是有民族屬性的。有的作品,標題和音樂從頭至尾一直讓人不知所云,音樂說的什么不知道,甚至出現了哪國人寫的都猜不出來、作品讓演奏員不喜歡、觀眾又不愛聽,形成試奏或一次演出后再沒有機會和市場的狀態,實在讓人無奈。我想這就涉及到創作思想中“大眾小眾”、“洋為中用”的關系問題,涉及到作曲家應該要注意和具備的幾個關系的把握,如除豐富的作曲技法掌握外,作曲家個人社會和人文素養、中國民族民間音樂資源的掌握,以及對民族樂器各方面性能和技法的了解。我想這都或許是我們每位民樂作曲家,不可不需要注意的方面。中國有幾十萬首民歌,幾百個地方戲曲,幾百個不同樂種和數以萬計的民間樂曲。如果我們青年作曲家朋友稍微多地能涉獵和吸收熔化些,把這些寶貴資源更多地調動起來,那我們的民樂創作又會是一種何等的狀況。


      《中國民樂》:近年來,青少年掀起學習民樂的熱潮,您怎么看待這股熱潮?在民樂大普及大發展的今天,作為音樂專業人士,應該怎樣參與和對待這項工作? 

      劉峪升:我覺得這種學習民樂的熱潮,襯托的是時代發展、繁榮的景象。談到孩子們學習民樂,我以前更多的是憑感覺看這個孩子是不是 “搞專業”的料。大概10年前,當我看到德國和美國一個關于學習音樂與青少年腦力開發的研究信息之后,我的觀念開始轉變了。因為精確的科學研究和數據告訴我們,規范化、持續化的音樂訓練,能夠促進少年兒童大腦的開發和成熟。這些研究實例對我啟發很大,因此我想,鼓勵孩子們學樂器,不一定是為搞專業才去學,而是為了提高文化素質,儲存美的東西,利用手腦并用的開發,對提升下一代的智力是有好處的一件有益性“慢功”。
      我想,普及民樂不僅僅是為了提高孩子素養、為國家培養人才,同時也是在為我們自己培養觀眾和愛好者。作為搞民樂的人,我們應該有責任和義務為此事下些功夫。
      青少年民樂的普及工作,是學會新老領導一直以來高度重視的一項重點工作。除目前正在運行的“青少年民族管弦樂對合奏作品征集評選活動”外,學會也在緊鑼密鼓地籌備“青少年民樂服務中心”這一專門機構,擬集合專業和教育界的力量,更好地推動民樂的普及。我們要增加力度支持服務中心的建立,旨在通過服務中心為孩子們做更多有益的具體工作。

      《中國民樂》:您長期從事樂團(隊)的管理工作,您覺得打造一支優秀樂團的條件是什么?在當前環境中,樂團如很謀求更大的發展?

      劉峪升:講到樂團(隊)發展,我們經常會說要“抓管理、抓創作、抓人才”,但這里的關鍵在哪里呢?我認為,作為院團(隊)的行政一把手,首先應當清楚自己的定位,要有一種強烈的奉獻精神,甘于做好藝術生產的服務工作,為藝術總監、指揮、演奏家們當好后勤,要尊重藝術家,尊重他們創作、生產的勞動,善于團結所有人,甘當幕后英雄,還要心胸開闊,是人才就該培養,該推出來就推出來。這對于建設一個團隊而言是至關重要的。總之,一個樂團(隊)的管理者不但在藝術上要學會做“雜家”,而且也要學會做一名為民樂藝術獻身的人,這樣團隊的管理才會有成果。總之,為了樂隊在藝術建設上的發展,我們樂團(隊)的管理者與指揮家的“力”,一定要“合二為一”才行,絕不能讓“力”分散而形成一個“一分為二”的局面。否則,談何能讓樂隊建設“力度”,整齊劃一地“漸強”。


      《中國民樂》:今年8月8日,是中國民族管弦樂學會成立26周年的日子,也是第五次全國會員代表大會換屆一周年。您擔任新一屆學會秘書長也滿一年了。在這個特殊的時刻,您的心情如何?能否簡單地總結一下一年來的工作? 

      劉峪升:對于我來說,這一年是學習的一年。換屆后,我給自己設了一個定位:努力當好學會的服務員。我始終認為大家選我做秘書長的工作,是一份信任也是一份重托。我理應要做好這份服務工作,看好學會這個家。這一年我接觸到了以前沒有接觸到的領域,開闊了視野。要說感受最深的,就是從我所接觸的具體事務之中,體會到了學會以前的25年。走得實在太不容易。樸東生、張殿英等一批老領導們,為此付出了太多的不容易。我雖然從學會成立以來,就一直參與著學會的有些活動和工作,但真切的體會,只是在去年8月以后才有的。想起學會成立之初,處在外來音樂蜂擁而至占領市場,民樂人情緒低落無事可干的時候。成立學會把民樂人團結起來一起做事,力圖自強。在全國范圍內,做了很多事情,產生了很好的影響,得到大家認可確實來之不易。作為一個民間社團能把全國大部分民樂人團結起來干事,這些都靠什么?靠的是學會前任們的人格魅力、理念與敢為。這的確非常難得。
      作為一名學會工作的后來者,一年來我從繁雜瑣碎的事務中,感悟到了為民樂做些工作應該是我們這代民樂人應有的份內事。如果說此時有何心情的話,我的表達只有一點,那就是在我有限的“任期”內,為我們學會和廣大會員同行們,做出力所能及的無限努力,爭取當好一名合格的服務員。借用唐訶先生的一首歌名的詞意——與同行們一起用雙手澆開“民樂花”。
                                 

中國二胡在線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 www.thooed.tw,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音樂和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投訴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1008012-4號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