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二胡學會二胡師資培訓
中國二胡在線網站征稿

李梅:重新發現二胡

發布時間:2014-1-17 14:57| 發布者: sunny| 查看:4095

摘要:站在洛杉磯帕薩迪納劇院的舞臺上,面對高鼻子藍眼睛的觀眾,駕輕就熟地拉上一曲,然后享受掌聲和鮮花……二胡演奏家李梅卻高興不起來,在掌聲背后,有驚嘆、好奇、感興趣,但有多少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呢?  有人說她 ...
站在洛杉磯帕薩迪納劇院的舞臺上,面對高鼻子藍眼睛的觀眾,駕輕就熟地拉上一曲,然后享受掌聲和鮮花……二胡演奏家李梅卻高興不起來,在掌聲背后,有驚嘆、好奇、感興趣,但有多少是發自內心的喜歡呢?

  有人說她何必較真,以一己之力不能改變民樂現狀,然而李梅卻一心想找到技術上的突破,她要讓兩根弦的二胡也能完美演繹小提琴名曲,起初被認為是異想天開,但當他們最終聽到她演奏的小提琴曲《梁祝》后,不僅覺得驚訝,也重新認識到二胡的魅力,因為它更適合表現中國的愛情故事。

  30歲后重新喜歡二胡

  李梅出生于山東煙臺一個音樂世家,父親是作曲家、二胡演奏家,母親是歌唱家。她從小受音樂熏陶,四五歲時就上臺演話劇、跳舞,11歲正式跟父親學習二胡。

  13歲時,李梅如愿考入中國音樂學院附中。上附中期間,她就贏得了不少樂器比賽的獎項,后來因為優秀的專業能力而被保送進入中國音樂學院,繼續學習二胡。

  上大學時,她開始“不務正業”,喜歡上了流行歌曲,“可能小時候學琴實在太苦了,自己更喜歡唱歌,那時港臺流行歌曲剛剛在內地興起,在音樂學院非常盛行,錄音機里面天天放鄧麗君、蘇芮的歌。”

  跟同時代的許多年輕人一樣,李梅也被流行音樂所吸引,還跑到酒吧去唱歌。她的一些朋友都很不理解,認為“李梅就應該拉二胡,否則太可惜了”等等,但那時尚處于青春期的她,一心要做自己認為喜歡的事情。

  工作后,李梅先后在中國廣播民族樂團和電影交響樂團擔任首席及獨奏演員,業余時間仍繼續在酒吧唱歌,并且一直唱了10年。這期間,她接觸了很多種音樂,包括流行歌曲、戲曲還有爵士樂,無形中豐富了她對二胡的理解。在李梅看來,一個音樂人必須要接觸不同風格的音樂,這樣才能開闊視野。

  有一次她在酒吧唱歌時,在朋友的慫恿下,拉了一段二胡,結果原本喧鬧的酒吧,一下變得很安靜,人們都被這種音樂震驚了,李梅也突然有了一種感動,“從30歲之后,我才真正喜歡上了二胡,生活和音樂的經歷很重要。”

  李梅最欣賞的二胡演奏家是閔惠芳,帕爾曼則是她最喜歡的小提琴家。出生在以色列的帕爾曼,4歲時因患小兒麻痹癥而不能行走,造成終身殘疾。他沒有向命運低頭,以頑強的毅力學習小提琴,終于成為享譽世界的小提琴大師。

  在聽了帕爾曼演奏的《吉普賽之歌》后,李梅說被他的音樂才華和頑強樂觀深深打動。《吉普賽之歌》又名《流浪者之歌》,是小提琴獨奏曲中不朽的名篇,描述了吉普賽人顛沛流離的生活辛酸和他們熱情奔放的性格。李梅決心要將它移植到二胡上,讓二胡也能演奏出這首世界名曲。

  2010年,李梅錄制了第一張個人演奏專輯《豐采》,分別用二胡、京胡、墜胡演奏了《吉普賽之歌》、《夜深沉》、《夸山東》等6首曲目。其中《吉普賽之歌》經過李梅移植后,巧妙地保留了原曲的完整,為此也提高了二胡的難度,她將弓桿拉雙弦運用成為二胡演奏小提琴曲的技巧。

  “移植”梁祝

  梁祝故事被中國人譽為愛情的千古絕唱,小提琴協奏曲《梁祝》也是家喻戶曉,李梅從小就喜歡聽,并且很想移植到二胡,“用二胡來演奏,既能表現《梁祝》的音樂,又增加涂抹了一層民族色調。”李梅在上大學時就有了這樣的想法。

  不過,多年來她不斷嘗試移植都沒有成功。“我要移植就不改變原作的初衷和完整,要用二胡的語言和它特有的音域、音色,來完美地闡述《梁祝》整首作品的音樂風格,讓聽眾在欣賞《梁祝》時又多了一種選擇,而且要能帶來美好的感受,否則就沒有意義了,人家小提琴拉得好好的,你干嘛要去篡改。”

  但李梅面臨的難題是,二胡無法表現出小提琴的力度和張力。畢竟小提琴是四根弦,二胡是兩根弦,有些音域二胡達不到,在最高音處拉出的聲音“吱吱”響。而且小提琴有指板,二胡沒有,所以達不到小提琴指板的音質緊張度。

  李梅身上有著山東人的倔強,認定的事情絕不放棄,10多年來,她不停地在思考怎么解決移植難題。小提琴曲是一段一個調,首先要把小提琴的調移到二胡最合適的調,李梅在二胡上不停嘗試每段調的合理性,然后再考慮整體的銜接,合成二胡的音域。她又發現用二胡弓桿拉弦的力度和厚實,能達到小提琴和聲的效果。

  用二胡的兩根弦,加了弓桿拉外弦,弓毛拉里弦,就用這種自創的方法,去年6月,李梅在國家大劇院,與中國電影交響樂團合作,移植《梁祝》首演獲得成功,引起業內轟動,面對各種反應,她能夠感到坦然的是,自己做到了沒有忤逆原作的音樂感受,完整保持了被移植作品的音樂表達。

  為感動執著

  李梅即將發行的第二張唱片《弦彩》,是飛到捷克俄斯特拉法音樂廳,同捷克雅納切克愛樂樂團合作錄制的,很多人對她費力費錢的做法不理解。“我問了一些外國同行,他們竟然表示不太了解《梁祝》這首曲子,所以我千里迢迢跑到國外去錄音,希望讓國外更多了解中國的音樂和二胡,不僅僅是讓他們感到有意思,而是真正地喜歡。”

  曾指揮李梅《梁祝》首演的指揮家范燾,鼎力促成了她和捷克雅納切克愛樂樂團的合作,范燾去年曾指揮過該樂團的來華演出,李梅也去現場聽過,很欣賞樂團的風格和水準。而捷克樂團方面在聽過李梅的唱片后,也很認同她的音樂,主動發來合作邀請。

  “我特別感謝指揮家范燾先生,多年來他巡回指揮世界各大交響樂團的演出,對優秀交響樂團深為了解,所以為我推薦了捷克雅納切克愛樂樂團。這次《弦彩》的錄制,他不僅擔任指揮,還為之策劃、聯絡、把關,給了我信心和力量。”

  在去捷克之前,李梅消失了一段時間,她回到山東煙臺老家,每天除了吃飯睡覺就是拉琴,父親成了她的“陪練”,“我喜歡專注一件事情,才能把它做好。”

  然而這次錄音之旅遠比李梅想象的要辛苦。捷克樂團沒有中國民族打擊樂器,比如川鈸、小盤鼓、小鑼、梆子等要裝箱空運過去,在去機場之前必須仔細檢查,一件都不能落下,否則到了捷克也無法進行錄音。

  “錄制過程也很辛苦,腦子里裝得東西太多,身體也累,工作量大,時間太緊張。”李梅頭天晚上飛到捷克,第二天早上就開始排練,按照和樂團簽訂的合同,磨合時間只有一天半,然后兩天內完成5首曲子錄音。

  “樂團80個人加上我,同期演奏,要達到音樂廳現場的效果,這種錄音很有難度,所以是考驗主奏者的功底,感覺壓力非常大。”但讓李梅驚喜的是,她在演奏時已經感覺不到是在同一個國外樂團合作了,他們對中國文化和音樂的理解超出了想象。

  有人覺得李梅的成就和認可都有了,還要辛苦地搞移植、出唱片嗎?“我出唱片不是當名片或當資料存檔,是讓人們了解二胡現在還能有突破,希望二胡的魅力還能感染更多的人。”

  李梅小提琴專業的丈夫給了她最大的支持,奮戰3個月完成了對《梁祝》樂隊總譜的編配,。“你一定要堅持移植下去。”“二胡能這么好聽,連我這個不喜歡二胡的人都著迷了。”“我不覺得是犧牲,我得到的很多,有種很幸福的感覺。”李梅認為自己收獲的遠遠不止音樂。

中國二胡在線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 www.thooed.tw,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音樂和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投訴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1008012-4號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