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二胡學會二胡師資培訓
中國二胡在線網站征稿

孫凰:二胡,此生所遇最美“情郎”

發布時間:2014-1-17 14:58| 發布者: sunny| 查看:2685

摘要:5歲時,我們或許還在玩手指、擺弄小玩具,而她卻已開始了“吱吱呀呀”的拉二胡;10歲時,我們還在癡迷小人書、逃避老師的作業,而她卻已用音樂收獲了鮮花與掌聲;如今,我們坐在舞臺下,聆聽美妙的音樂,而她,則是 ...

5歲時,我們或許還在玩手指、擺弄小玩具,而她卻已開始了“吱吱呀呀”的拉二胡;

10歲時,我們還在癡迷小人書、逃避老師的作業,而她卻已用音樂收獲了鮮花與掌聲;

如今,我們坐在舞臺下,聆聽美妙的音樂,而她,則是舞臺上演奏二胡音樂的美麗女子。

她可以在音符中放肆大笑、神采飛揚,也可以在音符中哀婉凄美、宛若仙楚,活脫脫是二胡琴弦上的精靈。

于她而言,二胡,絕非樂器,實為默契知心的情郎。而且,是此生所遇最美的情郎。

她便是二胡演奏家,孫凰。

一見二胡“樂”終生

一見楊過誤終身——林燕妮《評<神雕俠侶>》

“一見楊過誤終身”出自香港著名女作家對金庸著作《神雕俠侶》(內地版 古天樂版 劉德華版)的評論,后成為“一見傾心”的另一說法。

孫凰無法遇見楊過,卻遇見了二胡,由此,她與二胡的故事,便可改寫成另一句話:一見二胡“樂”終身。

此“樂”,既是音樂,更是快樂。

當五歲半的小朋友們都還在嬉笑打鬧、爭搶玩具時,扎著小辮子的小孫凰便與二胡開始了一段浪漫邂逅。

說起那段往事,個性活潑的孫凰形容為“相親”,少年宮的陸培堅老師是“媒婆”,二胡便是被相中的“情郎”。

在老師的推薦下,小孫凰懵懵懂懂學起了二胡。稚嫩的她發現這件只需“一拉一推、一里一外”四個動作的樂器竟然一點也不好學,她拉出來的“吱吱呀呀”聲,被父母調侃像“木匠拉鋸”,被鄰居嫌為“殺雞聲”。然而,這些外界的聲音并沒有讓小孫凰放棄,她幼小的身體里蘊藏著巨大的能量,堅持與二胡“一條道走到黑”。

或許真的是命中注定、天賦秉異,再加上孫凰的努力,才練了半年二胡的她攜手二胡登上“敦煌杯”上海市少兒民樂比賽的舞臺,并且在數百名參賽選手中脫穎而出,一舉奪得第一名的耀眼成績。在隨即的兩年中,孫凰更是一鼓作氣捧回了六塊金牌,如上海市第二屆“敦煌杯”少兒民族器樂比賽一等獎、全國第二屆少兒民族器樂比賽一等獎(文化部舉辦)等。

憑借著驕人的二胡成績,孫凰在學琴五年之后,考進了上海音樂學院附小,師從林心銘教授,開始與二胡的另一個旅程。

風雨兼程,破蛹化蝶

既然選擇了遠方,便只顧風雨兼程——汪國真《熱愛生命》

人生道路上免不了風雨交加的挫折,唯有內心堅定的人,才會堅持到最后。

孫凰便是如此。

進入上海音樂學院附小之后,面對專業學校嚴謹的專業教學,沒有接受過多少技巧訓練的孫凰開始感到了吃力,幼時的光芒也漸漸減弱。

小學三年級時,孫凰第一次參加二胡專業組的比賽,只收獲了入圍的資格,這對小小年紀便獲獎諸多的她來說,著實是個不小的打擊,并開始進入二胡學習的低谷階段。

于是,從附小四年級到上海音樂學院這段求學時間,孫凰一直在坐“冷板凳”,沒有他人過多的贊揚,也沒有鮮花和掌聲的簇擁,她像一棵小草一樣,縱使深愛二胡滿載希望,依舊難免失落。但是,導師林心銘教授沒有放棄她,開始手把手教這個熱愛二胡的女孩重打基礎,重塑信心。而一向能吃苦的孫凰也意識到了自己專業技巧的薄弱,她開始配合老師,一直默默的練習演奏技巧,甚至到了如癡如醉的地步:別人練習時,她在努力練習;別人休息時,她依舊抱著“情郎”二胡堅持著。

或許真應了成名多年之后,孫凰面對贊譽時那淡然的回答:“就是努力加上一點天分。”而努力,成了這個“中國音樂天使”的最佳代名詞。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

“不忘初心,方得始終”——《華嚴經》

不忘記最初夢想的人,才會在艱難的環境中、榮耀的堆積中,保持對最初渴望的堅持,淡定對待欲望。

孫凰亦是如此。

結束上海音樂學院附中的求學生活后,未曾遠離家鄉獨立闖蕩過的孫凰,在高中時的導師王莉莉教授的鼓勵下,毅然做出了人生的一個重要決定:放棄免試保送上海音樂學院的機會,只身北上,進入中央音樂學院求學。

這個看似沖動的決定,卻使她的命運發生了重大的轉折。通過中央音樂學院本科和研究生七年的學習,她在學校優良嚴謹的校風中磨礪琴技、在民樂系師長們的關懷中收獲感動,更在導師劉長福教授的循循善誘和悉心栽培中收獲了榮光,摘取2002年兩項大獎的“雙連冠”——文化部中國青少年藝術大賽第一屆民族樂器獨奏比賽二胡青年專業組金獎和第二屆“龍音杯”中國民族樂器(二胡)國際比賽青年專業組第一名。也正是劉教授這種近乎苛刻的嚴厲和慈父般的關愛,將孫凰推上了中國音樂金鐘獎的舞臺。

雖然取得了驕人的成績,但是面對這些功名,孫凰不僅淡然自若,更是謙遜有加,始終將自己放在一個音樂小輩的位置上,以“山外青山樓外樓,強中更有強中手”來看待功名與成績,從不放棄對技巧的磨練、對二胡默契的培養、對人琴合一的追求。

在她的眼中,二胡是一件頗具人性化的民族樂器,更形容二胡的音色是傾聽,是最美最默契的情郎。也正是這樣的情感共鳴,使她在演奏二胡時,總是能全身心投入到音樂中,如癡如醉的表情、激情飛揚的肢體演繹,不僅感動著聆聽音樂的人,更將她自己帶入“人琴合一”的美妙世界中。

自中央音樂學院畢業后,孫凰留校任教,帶著十多個學生學習二胡。站在演奏家和教育者的雙重立場上,當面對國內少年癡迷西洋樂器卻疏離民樂、音樂家追名逐利的現象時,孫凰始終堅持自己的音樂立場,不追名逐利、互相攀比,努力去教育、擺正學生們對待民樂、對待音樂的態度,同時也會用舉辦全國巡回講學的方式,與各大藝術院校的二胡師生進行交流、互動,讓國人對二胡這一民族樂器樹立一個更全面、更新穎、更清晰的認識。

后記:將二胡喻為孫凰老師最美的情郎,一點也沒錯。她不僅視其為情感默契共鳴的“心靈伴侶”,更是對二胡愛護倍加視如生命。在國外演出時,曾有外國友人聽完她的二胡演奏,將二胡崇拜地視為“神琴”,寧愿高價買下收藏,但是她婉言謝絕了,因為二胡是她此生所遇最美的情郎。

既是此生難得,又怎會割愛,如此性情中人,孫凰無愧“中國的音樂天使”。

孫凰簡歷:

青年二胡演奏家,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講師、中國音協會員、中國民管學會胡琴專業委員會理事。1991年考入上音附小,先后師從林心銘和王莉莉教授;2000年被保送中央音樂學院民樂系,2004年被保送為該院碩士研究生,期間均師從劉長福教授。2005年曾保留學籍擔任一年新加坡華樂團中胡首席。09-10年度被評為全國唯一一位“中國民族音樂年度新人”,先后出版發行7張二胡專輯和《二胡演奏技巧高效訓練》一書,并多次榮獲國內國際二胡大賽的優秀指導教師獎。個人簡歷被收入《中國音樂家名錄》和《華樂大典》。

自1988年以來,在歷次重大民樂比賽中,先后榮獲第二屆CCTV民族器樂電視大賽二胡中青組金獎、第六屆中國音樂金鐘獎二胡比賽金獎、第二屆“龍音杯”中國民樂(二胡)國際比賽青年專業組第一名、文化部首屆全國青少年民族器樂獨奏比賽二胡青年專業組金獎等十二個比賽第一名。

先后出訪美、日、奧、土、荷、港、澳、臺等10多個國家和地區,并邀赴境內外近二十個城市成功舉辦二胡獨奏音樂會或二胡專題講座。2010年,先后參加中央電視臺新年音樂會和第九屆中國藝術節開幕式演出;曾作為中國第一位被土耳其邀請的民樂演奏家,與土耳其伊茲密爾國家交響樂團合作演奏大型協奏曲。

中國二胡在線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 www.thooed.tw,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音樂和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投訴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1008012-4號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