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國二胡學會二胡師資培訓
中國二胡在線網站征稿

“弦上歌者”張曄:二胡是我矢志不移的信仰

發布時間:2014-1-17 14:59| 發布者: sunny| 查看:2280 |原作者:焦蕊|來自:中國二胡在線網

摘要:2013年11月26日晚,青年二胡演奏家張曄的個人首場二胡獨奏音樂會“弦上的歌唱”在中國音樂學院國音堂歌劇廳圓滿落下帷幕。此次音樂會不僅得到了導師宋飛的贊許,同時也得到了許多二胡名家、音樂界專業人士普通觀眾聽 ...


2013年11月26日晚,青年二胡演奏家張曄的個人首場二胡獨奏音樂會“弦上的歌唱”在中國音樂學院國音堂歌劇廳圓滿落下帷幕。此次音樂會不僅得到了導師宋飛的贊許,同時也得到了許多二胡名家、音樂界專業人士普通觀眾聽眾們的高度認可。每一首曲目都精挑細選,每一句旋律,每一次呼吸,都是“弦上歌者”張曄內心深處的歌唱。張曄告訴我們,音樂會結束后她由衷的感到開心與欣慰,開心的是自己的演奏得到了業界及觀眾們的認可,而且還收到了許多反饋,最關鍵的是這些聲音大多都來自非專業音樂愛好者,他們能夠來到音樂會并且講出自己獨到的見解,都讓張曄興奮不已。而欣慰的是,通過這么多年的磨煉與積累,她終于能夠用自己鐘愛的二胡自然地流露情感,表達自己內心想要傳遞的感懷與向往。同時,她也終于實現了讓二胡具有親切感的夢想,讓那些普通的老百姓靠近了演奏者,靠近了民族音樂,更靠近了彼此最柔軟的內心深處。

結緣,二胡與我“命中注定”

每個人的靈魂深處都有最柔軟的地方,每個人的內心也存在自己最在乎、最難忘的情懷。那么,這把二胡是如何悄無聲息地走入張曄的內心深處呢?她告訴我們,自己的父親也從事青少年兒童二胡教育,從小耳濡目染,自己也慢慢地喜歡上了二胡這件樂器。起初,父親本希望她能夠學習鋼琴,并沒有教她拉二胡的打算,但是不知不覺中父親的琴聲早已飄入了童年張曄的心里,某天偶然在電視上看到一位身穿藍色長裙的阿姨在一個掛著大大的月亮的舞臺背景下演奏《二泉映月》,這美妙的琴聲和身影好像在傳遞著什么,當時張曄覺得這畫面太美了!或許冥冥之中一切自有安排,這位藍裙子的阿姨正是她未來二胡藝術之路的導師——宋飛。被這情景所打動的張曄決心一定要拉二胡,于是小大人似的向父親說,自己不學鋼琴,喜歡的是二胡,并且想要學習怎么拉二胡,希望父親能夠改變主意。女兒稚嫩的話語掩蓋不住她對于二胡的喜愛,終于父親也改變主意,開始了對她二胡啟蒙階段的循循善誘,在她8歲那年正式師從山西省的二胡名家楊中才先生習琴,就這樣小小的張曄踏上了自己的音樂道路。

從開始學習二胡的那天起,張曄每天放學回家都要有兩個小時的練琴時間,因此在她的童年記憶里是少有和小伙伴們一起玩耍的時光的。曾經有人說過,如果你真的鐘愛一件事情,那么它給你帶來的一切都會使你覺得幸福。在她眼里,二胡就是自己兒時的“玩伴”和“知心的朋友”,她們每天朝夕相處在一起,快樂和悲傷都與自己手中的二胡分享。白駒過隙,日復一日的練習,自己的這位“知心好朋友”也給她帶來了許多,由于張曄經常參加學校的各種文藝演出和省市的比賽,她得到了老師和同學們的羨慕與欽佩,而且結識了更多的好朋友。她告訴我們,很多人說從小學習音樂的孩子是沒有童年的,這樣的想法不盡然!應該說我們有一個“與眾不同”的童年回憶。雖然這里面有種種艱辛,但是學琴的過程不是痛苦,而是享受。在這么多年的習琴經歷中我從未想過放棄,因為二胡和音樂已經成為了我人生的“信仰”,當然我也收獲了從未有過的滿足感與愛樂者們真心的回饋,得到了更多人的理解與呵護。說到這里,張曄的眼里流露出無限的感激之情,這份感恩源于對自己的父母、對自己的恩師,更是對許許多多曾經幫助過她、給予過她支持的人們。

收獲,音樂旅途上的“飛躍”

張曄從來沒有辜負過這些良師益友們對于自己的幫助,對二胡演奏的思考和磨練、上天賜予她理解音樂的天賦,讓她在各項音樂賽事及大型演出中脫穎而出。在大型原創音樂情境劇《秘境之旅》中出演角色,擔任器樂舞蹈節目“月光情思”的二胡獨奏,并隨本劇目赴美國訪問演出,在臺灣、澳門、廣東、云南等地演出近200場。2007年,創作并首演二胡獨奏曲《弦上精靈》(又名Diablessa),受到廣大樂迷喜愛。2008年1月,作為唯一的二胡演奏嘉賓受邀參加“法國嘎納唱片節開幕式”,并演奏了《空山鳥語》、《夜深沉》等中外名曲。2010年至今,在文化部優秀劇目展演中,擔任中國東方演藝集團出品的《東方世紀行-世界風情專場音樂會》、《民樂夜時尚》、《天涯若比鄰》等一些列大型音樂舞蹈創作精品劇目的主演,相繼兼任了二胡、高胡演奏和印度音樂演唱的主演工作,獲得一致好評。2008至2013年分別接受TIME OUT雜志音樂版《看我怎么創作-張曄》個人專訪和中央人民廣播電臺《民歌風尚-張曄》個人專訪等等。

張曄現如今已經發展成一名演奏經驗豐富,獨具自我演奏特色的二胡演奏家了。不過至今都有幾次經歷讓她記憶猶新,或者說是她習琴過程中的幾個關鍵的轉折點。在大學剛畢業走向舞臺的最初幾年,經恩師宋飛的力薦,張曄受邀在“亞洲和平之聲大型音樂會”中擔任特邀二胡獨奏演員,與韓國國立樂團、韓國城南市立樂團等韓國國家級樂團合作出演二胡協奏曲《香》。這部作品是韓國作曲家樸范熏先生的作品,由自己的導師宋飛首演,曾得到過外界的一致好評。而對于剛剛走出校園的張曄來說,此次演出是絕對不能喪失該作品應有的水準的,所以她感到壓力非常大,這時候是宋老師的鼓勵與點撥激勵了她,老師與她探討演奏心得,交流演奏經驗,細致到演奏的各種技法、拉弦力度與情感的準確表達。張曄則以孜孜以求的精神去領會這位弓弦大師的風范與內涵,終于在演出中獲得了非常大的成功,而且獲得了樸范熏老師的嘉獎。這次演出的成功為初出茅廬的張曄在民樂界奠定了很好的聲譽,大家都對她未來的發展寄予厚望。機會總是留給有準備的人,張曄并沒有因此自滿,而是不斷地積累、豐富自己,升華自已對于音樂的理解。

經過幾年的舞臺上的磨礪,這個對音樂充滿美好向往的女孩又迎來了她音樂里程中的又一次幸運和跨越,那就是與法國著名鋼琴演奏家理查德·克萊德曼先生的合作,而這持續多年的合作拉近了舞臺上的他們和音樂、樂迷觀眾的緣分,也鍛煉了張曄用音樂去進行“中西對話”的能力,她是受益匪淺的。張曄告訴我們,“在與克萊德曼先生一起演出的過程中,我發現人與人之間的交流,尤其是音樂家之間的交流是一件非常簡單、非常直接、非常美妙的事情,因為你完全不需要用太多的語言,你會發現此時此刻語言甚至不能確切的表達情感,而音樂早已互相傳達了彼此的信息。與他的合作,為我的演奏帶來的改變是使我的演奏更為放松,讓我聆聽自己心里的聲音。這也是我舉辦個人獨奏音樂會堅持用“弦上的歌唱”作為主題的初衷,我應該先由衷地將自己想要訴說的表達出來,再通過音樂去真誠地與聽者溝通、交流,哪怕聽者不能馬上理解,但我相信總會有某種碰撞和共鳴的,而不是將我的聲音強加給聽者,想盡一切辦法讓聽者喜歡我的音樂。在我看來,這種“共鳴”就是人與人之間的真誠的對話,這次音樂會的成功舉辦,讓我實現了自己音樂里程中的一個飛躍,那就是和手中的二胡一起歌唱,用音樂對話觀眾。”

感悟,我對民族音樂的一部分想法

豐富的舞臺經歷讓張曄對音樂也有了自己獨到的見解,對于民樂發展她也有很多自己想說的話。在如今的時代背景下,隨著二胡的普及與發展,因其作品的多元化、表演的多樣化、時尚化,使得二胡這件傳統民族器樂逐步走向國際,在眾多的外國音樂愛好者中倍受青睞。這是一個很好的趨勢,都說“民族的就是世界的”,間接地也說明了我國傳統民族樂器從“本土化”走向“國際化”。但是在這個發展的過程中,許多現象也是引起了人們的關注。現今各界人士對于民族音樂、民族器樂的“創新”行為褒貶不一,究其根本,也正是因為所謂的“創新”、“革新”在一定程度上抑制了傳統民族音樂的發展,或者說,其將傳統民族音樂“打造”的有些“不倫不類”。對此張曄發表了自己的看法,她覺得任何事物的發展都像一個圓,整個過程是迂回的。所以任何極端的評論都是片面的,不夠客觀的。作為一個二胡人,我覺得對待其發展應當有預見性,在事情發展之前就應該有所思考,而不是僅僅憑那么一股沖勁兒,但是那種勇氣是一定要有的,所以說從作品,演奏的方式和形式、方法,或者是演奏者的音樂文化底蘊的慢慢增加等一系列方面都要同時去發展,那么這件事情最后一定是一個“圓”的結果、對的結果。借用一句話來總結:“不要因為走得太遠,而忘記我們為什么出發。”

對于自己的音樂事業,張曄奉行這樣一句話,“不可以被某種外化的東西迷了眼睛,也不要被很多雜念打擾而違背對音樂最初的信仰。”對于演奏者這樣一個距離觀眾最近的人的身份,張曄也經常思考這樣一個問題,現在的民樂藝術與大眾的精神生活產生脫節,例如二胡的藝術審美和大眾的藝術審美是否出現了偏差,這樣的思考也成了她在辦這場音樂會的整個過程當中需要不斷揣摩的問題,而音樂會的成功舉辦也對這個問題做了最好的回答。在此次音樂會的觀眾中,張曄也側面了解到了一些數據,發現很多人不是專業從事音樂的,她自己很驚訝,有三分之一以上的觀眾是非常普通的老百姓,這也另她感到特別的高興、欣慰。“這就是我們努力的成果,把音樂放在人的心里面,是一個橋梁,去和不是音樂專業的人溝通。在市場化的前提之下,用各種各樣的作品,挑戰自己的同時也是在挑戰觀眾們的審美,看看他們到底能接受到什么樣的程度。從作品上、演奏的形式上,比如說把民樂變成很張揚、時尚的形式,有些人覺得不好,但是他只是看到了表面的現象,并沒有看到這樣的改變吸引到了許多可能一開始對民樂演奏沒有興趣的人。之后再用更多傳統的、東西方的、現代創作的等等音樂作品去與其溝通,那么他們的內心也一定會有所觸及,這是一種特別好的關系。我們可以用我們的作品去帶動老百姓的審美,變得越來越接近,同時我們也越來越接近他們,這是一種相互溝通的作用。音樂不是外化的,是一種情感的融合,我的交流的方式就是用音樂,讓她變成一種語言。我希望自己今后的表達更加直入人心,以后走的更加自然順暢,不強求觀眾、也不強求自己,在自然的狀態之下,碰到有緣分的人或者作品。希望聽我音樂的人,感受到天真、美好、善良永遠都在我們的生命里。”
中國二胡在線網 版權所有 Copyright ? 2011 www.thooed.tw, All Rights Reserved
所有音樂和資料均為作者提供或網友推薦收集整理而來,僅供學習和研究使用,版權歸原作者所有
投訴信箱:[email protected]  京ICP備11008012-4號
湖南快乐十分开奖号码